聚焦|高等教育转型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

作为第三届世界高等教育大会的一份重要背景文件,《高等教育与可持续发展目标》(HighereducationandtheSDGs)旨在根据“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加强全球高等教育机构的贡献,并展望教育的未来。该文件迫切呼吁高等教育机构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中发挥更强有力的作用,提出高等教育机构应该利用所创造的知识和对后代的教育,为解决世界上一些重大问题作出贡献。该文件提出了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而进行必要的高等教育机构转型的三个核心主题:超越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学科界限、包容多元的认识方式、高等教育伙伴关系。

超越学科界限

可持续性是一种理解共同生活的方式,是一种在充满生物多样性的全球世界中与自然环境共存的方式。作为多元机构,高等教育机构建立了关于每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知识库,在理论和技术上为推进每一个目标的建议提供了基础。可持续性发展目标的实现要求高等教育机构将可持续性教育纳入育人进程,将可持续发展素养作为所有教职员工和学生的核心要求。然而“只有遵循跨学科的方法,可持续发展教育才能应对跨越传统学科、涉及多个利益相关者、在多个等级上发生的问题”。高等教育机构也应该更广泛地利用它们所创造的知识和它们所培养的专业人员来帮助解决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所涵盖的一些重大问题。但需要注意,随着社会的转型发展,人类社会所面临的问题愈加复杂,这些问题并非可以由单一学科知识解决。但目前高等教育机构以“学科”为基础组织教学和研究,这种形式源于科学发展为托马斯•库恩(ThomasKuhn)所定义的不同“范式”的“正常科学”,不同的科学知识分支提供不同的理解世界的方式,这也使得某个学科的科学家难以与其他学科进行交流,形成了结构和思维上的科学“孤岛”,成为阻碍学科之间交流合作的壁垒。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都存在结构性制约,高等教育机构这种僵化的学术单位和学科结构对变革造成阻力。因此,可持续发展目标亟须高等教育机构进行改革,鼓励高等教育机构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超越学科界限。

随着人们逐渐认识到依靠单一学科孤立工作将无法应对复杂的挑战,各种“跨越学科”合作的实践已经形成。但该文件还针对研究单一化、学科“孤岛化”问题,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首先,高等教育机构在保护学术自由的基础上,应努力超越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传统分离,鼓励进行多学科、跨学科以及交叉学科的研究;对阻碍合作性和参与性研究的排名系统进行修改;其次,为学生提供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关的多学科、交叉学科或跨学科课程,为学生创造更多的机会参与与社会不同群体进行对话等体验活动。在围绕核心问题不断努力实现高等教育内部民主化的过程中,应大力鼓励学生和教师参与可持续发展的议题。最后,政府机构可以在制订和实施高等教育机构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合作研究的具体政策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包容多元的认识方式

可持续发展目标既多样又多元,目标的多样性,以及衡量标准和具体目标的多样性,催化和表达了不同类型的知识。这种多样性对高等教育机构的传统科学生产提出了新的要求。该文件提出如果想要有机会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并确保人类有一个公平繁荣的未来,必须从“拯救世界”转向“拥抱多元”。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强调高等教育机构需要接受世界的多种多样的观点,以及各种各样的知识,这些知识可以为严格的基于科学的知识提供附加值,并有可能解释为什么需要加强对环境保护行动和政策的认识。该文件也强调高等教育机构应该是不同观点之间认识论对话的空间,应该对其他产生知识的方式表现出开放态度。这份文件充分认识到传统高等教育的巨大价值以及主流学术知识对社会的贡献,但尽管高等教育机构的主流学术知识有许多优点,也不应该主张排他性,或将其他知识方式归为无关紧要的。不包容多样化的知识系统会导致有价值的知识被忽视,进而导致不严谨、不公平和不可持续的结果。这份文件认为包容认知方式的多样性既是高等教育机构的挑战也是保护它的最佳方式,因为在这些机构中开辟一个更加多元化的空间是它生存的关键。WDCM上传图片

为了深化对于多元认知方式的理解,该文件提出了高等教育中认识方式六个关键维度。第一个维度是学生和工作人员的多样化。允许多样化的学生群体是高等教育机构中允许多样化知识形式的第一步,然而目前高等教育机构面临的问题是大多数进入高等院校的新生来自社会的特权阶层,某些社会群体的入学仍然受到严格限制。女性群体看似进入高等教育机构的人数增多,但她们的代表性依旧薄弱。第二个维度是语言,语言是不同类型知识的表达方式,是认识论对话的有力工具。虽然当今世界上有6500种语言在使用,但其中许多语言正在消失。高等教育机构在促进语言多样性、加强地方语言从而保护传统智慧和知识方式方面有着巨大的潜力。高等教育机构应努力实现校内语言的多样化,这也是教师和学生多样化的一种方式。第三个维度是课程。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应对的全球挑战是复杂的、相互关联的、跨学科的,进而用来缓解甚至解决全球挑战的知识必须反映这种复杂性和多样性,推进这些想法的一个运动是课程的去殖民化。所谓的课程去殖民化就是要消除高等教育中现有的殖民形式的知识生产方式,确保更加多样化的知识方式得到尊重,并融入高等教育课程,采用包容性方法,尊重文化和知识体系。第四个维度是研究,当前研究的生态系统延续了不平等、排斥、权力和特权等遗留问题。文件中提到如果不重新思考和调整全球的研究生态系统,在解决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所描述的复杂、跨学科和全球性挑战时所需的知识方面会形成越来越大的结构性缺陷,进而会使绝妙的想法落空,排斥有价值的合作伙伴,并在研究过程中延续不道德不平等。当然,文件中也提出了积极的一种趋势,即高等教育中的合作性、跨学科性、全球相关研究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这种趋势已在向前发展。文件建议加强研究成果的传播和应用,以发挥高等教育机构作为知识民主化者的作用。第五个维度是出版,因为全世界的学术界都意识到需要在数量有限的知名期刊上发表论文,而通过评估、宣传、认可和奖励标准加强了这种需求。因此,用于衡量研究成果的指标也应成为讨论的一部分。文件中提出要么远离指标,要么以创造性的方式使用它们来促进多样化和包容性,而不是同质化和霸权。最后一个维度是融入社区和自然。耦合人类和自然系统的知识生产对于解决全球社会、自然和政策相关问题(如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因此,所有高等教育项目都应该、甚至必须将其课程、教学和研究集中于更深入地探索和理解人类与自然之间的联系。而且应该以有意义的方式将可持续发展目标合作作为其教学计划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在现有学科的基础上增加课程内容。

加强高等教育中的伙伴关系

近几十年来,一些高等教育机构成为促进和倡导社会变革以改善社会和自然的前沿机构,并以这种方式被正式确定为推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先驱。然而,存在的结构性障碍使高等教育机构无法更积极地为解决社会中妨碍可持续性的挑战作出贡献。这便需要高等教育机构内部以及各机构之间普遍认识到这一点,同时也需要高等教育机构加强与社会各部门之间的互动。首先,高等教育机构作为一个“自由思考”的机构,促进系统变革的作用从未如此重要,相反,人们对“要么发表,要么出局”的制度存在着强烈偏见和演变,在这种制度下,扩展服务范围、跨学科和科学咨询往往被淡化,因为它们在科学职业生涯中回报较低。这要求高等院校自身意识到这种偏见,并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虽然不一定要求高等教育部门完全转型,但这需要对高等教育机构的目的和目标进行实质性的重新定位,并且需要高等教育机构本身做出承诺。此外,高等教育部门应尽可能保持独立,而且最好是作为受学术自由权利保护的自由市场机构运行,并通过知识创新和潜在的商业创新为社会服务。其次,高等教育机构应更积极地与社会所有部门接触,包括政治和公共部门、私营和商业部门以及公民社会。高等教育机构还应该以科学建议和科学外交的形式更积极地参与“基于科学”的政治影响。在国家和地方两级进行,并在国际一级结成联盟。

该文件从研究、课程、政策等方面对高等教育扩大服务范围和社区参与提出相关建议。通过研究民主化,即地方行动者与大学研究人员合作共同创造知识,不仅让社区有能力让研究为他们发挥作用,也可以作为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种机制。在课程方面,随着社会越来越依赖学术知识,并且这种知识的流动性增加,终身学习将成为一种新的规范,因此高等教育机构必须向来自政治、商业、工业、教师和其他部门的领导人提供嵌入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课程。高等教育机构还可以制订更大胆、更全面的制度政策,在教师的职业生涯中支持多学科、交叉学科和跨学科的研究、学术和创造性实践。为了发挥高等教育机构在可持续性和社会公正方面的作用,应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扩大服务范围和社区参与政策;加强政策建议、积极参与实现可持续性的社会项目以及召集社会不同部门合作采取行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免费开放的知识平台,加强学术界、民间社会和经济部门之间的合作网络建设;加强高等教育机构之间现有的多边网络,以促进和推动合作研究和教育项目,并开发新的合作网络。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