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tos

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

首席连线|申万宏源赵金厚:农业板块下半年景气有望持续回升

【编者按】刚刚过去的2022年上半年,国内外宏观热点频出,A股市场先抑后扬,热门赛道深度调整,市场风格剧烈切换。迈入2022年下半年,资本市场又将如何演绎?7月4日起,澎湃新闻与华尔街见闻联合推出“经济大盘重振之路”——《首席连线》2022中期市场展望系列直播,与知名首席经济学家、行业分析师面对面,对下半年的宏观经济、市场走势、行业配置进行展望。

本期刊出的是与申万宏源研究所董事总经理,消费品研究部总监、首席分析师赵金厚的对话。赵金厚从事农林牧渔行业及上市公司分析已达25年,是目前中国证券市场最资深行业分析师之一。不仅对中国农业产业发展历程和趋势较为了解,对各子行业现实状况及相关上市公司基本面相当熟悉。赵金厚是《新财富》第一位“白金分析师”。

《首席连线|申万宏源赵金厚:农业板块下半年景气有望持续回升》农业板块下半年景气有望持续回升

赵金厚表示,今年上半年,农业板块整体表现较好,在国际粮价上涨和猪周期两个热点带动下,行情是不错的。

“下半年,农业板块的行情将如何,主要需关注上半年支撑农业板块走强的因素,会不会发生变化。”赵金厚说。

赵金厚指出,首先是粮价,这其中还要区分下国际粮价和国内粮价,因为二者背后的驱动因素和逻辑并不相同。国际粮价方面,影响因素众多。其中,从供求的角度而言,不支持大规模、持续地上涨,应该说回落的概率要大一点。

“国内粮价方面,并不完全由供求来决定。我国的粮食政策,对国内粮食价格的中长期走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总的来说,虽然短期内,国内粮价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国际价格的影响,出现阶段性的波动。但整体趋势,依然是稳中有升。”赵金厚说。

猪价方面,赵金厚表示,判断猪价和粮价的逻辑差别不大,也是由供求来决定。不过,猪价中增加了屠宰和养殖的博弈。因为猪既可以压栏,也可以提前销售。总的来说,未来适度整理后,猪价还会继续向上抬升,但上涨的节奏是不均衡的。

“下半年,随着行业基本面的持续回升,行业整体有望从亏损转向盈利,从盈利少转向盈利多。接下来,农业板块的主要关注点,就是行业景气的回升。”赵金厚指出。

国际粮价受供给、需求、货币等多因素影响,下一步大豆价格承压,小麦价格依然有支撑

国际粮价方面,赵金厚指出,供给、需求、货币等三大元素,共同组成了国际粮价的波动体系。

“具体而言,国际粮价主要是国际贸易的价格,而影响主产国供给的主要因素,包括主产国的地缘冲突、当地天气、出口国家的出口限制、国际石油价格等。其中,国际石油价格影响粮食价格的途径,又有两方面,一是推升农资化肥成本,二是带来供给的变化。”赵金厚表示。

赵金厚解释说,例如,随着国际油价上涨,将带来乙醇燃料等需求上升,更多的玉米、甘蔗就会用来生产燃料乙醇,理论上作为粮食的供给量就会减少。

“需求方面,消费总量上整体而言是随着人口的增加而增加的。虽然全球人口目前是适度增加,但从国际贸易来看,一旦价格上涨,各个国家会对本国未来粮食进口量的保证产生担忧,就会增加进口,快速补库存,这也会阶段性影响国际粮食价格。”赵金厚进一步指出。

货币方面,赵金厚表示,目前主要国际农产品都有期货价格,货币市场宽松和通胀预期,叠加不利天气的支撑,就会推升农产品的期货价格,包括粮食期货价格,期货市场的波动进而会影响现货。

“总的来说,供给、需求、货币等多种因素,综合推动了国际粮食价格的上涨和下跌。不过,当中最核心的基础,还是供给和生产的波动。”赵金厚强调。

往后看,具体到品种方面,赵金厚认为,大豆的重要影响因素是减产。前年美国大豆种植面积下降导致减产,去年则主要是南美干旱造成的减产。今年,市场普遍预测播种面积会增加。因此,如果不发生大的自然灾害,大豆的供给是增加的。所以,从供给的角度看,大豆的价格应该是从高位往下走。

“玉米方面,整体上产量还会增加。近几年玉米并没有减产,价格很大程度上是由油价上涨推升的。”赵金厚表示。

小麦方面,赵金厚指出,小麦价格上涨主要是海外地缘冲突引发的,库存不能变成有效的供给,造成国际贸易中供给减少,推升了价格。目前,虽然相关国家的库存有望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但新的种植年,小麦产量肯定是要减少的。因此,小麦的价格依然有支撑。

国内粮价稳中有升

国内粮价方面,赵金厚表示,中国粮价的分析逻辑,与国际粮价并不一样,因为中国粮食价格并不完全由供求来决定。

“我国的粮食政策,对国内整体粮食价格的中长期走势,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赵金厚指出。

赵金厚表示,中国粮食已经连续18年实现丰收,去年粮食的产量也非常充足。从供给的角度而言,国内不缺粮,特别是口粮。如小麦、稻谷等,是绝对安全且库存充足的。因此,从供给角度而言,国内粮价并没有大幅上涨的理由。

“不过,实际上,从2004年开始,我国的粮价便一路上行。一边是连续的丰收,一边是粮价的不断提升,这中间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就是政府的价格指导。”赵金厚说。

赵金厚指出,我国现在对口粮实施最低收购价。所谓最低收购价,就是在相关价格国家会进行敞开买入,制定了市场价格的底线,凸显了国家对三农的重视和支持。目前,我国对粮食尤其是口粮,可以说是空前的重视。

“同时,由于近几年粮食种植成本也在上升,无论是流转土地的成本,还是劳动力的成本等,这一定程度上导致农民的种粮效益有所回落。因此,为了保障粮食的种植面积,保障农民粮食种植的积极性,就必须要保障粮食种植的合理利润。除了补贴,也带来了必须适度提高粮食价格的要求。”赵金厚说。

因此,接下来,赵金厚判断,虽然国内粮价短期可能会受到国际粮食价格影响,出现阶段性的波动,但整体趋势,依然是稳中有升。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粮食特别是口粮的上涨,会对居民生活水平带来影响,因此不可能大幅度上涨,抬升一定是温和的。”赵金厚强调。

国内粮价特别是口粮价格,将相对独立

国内粮价与国际粮价的同步方面,赵金厚表示,这方面涉及的是粮食进口依赖度的问题。

“因此,从口粮角度而言,我认为国内价格与国际价格不会同步,国内口粮价格是相对独立的。”赵金厚指出。

赵金厚进一步指出,由于国内大豆进口较大,而大豆价格主导权又在国际上,因此国内大豆价格或与国际价格同步。

粮价上涨一定程度利好种子板块,科研实力强的种子公司竞争力有望进一步适度提升

粮食安全方面,赵金厚强调,本质上,粮食危机是指有多少人能够买得起粮。

“从人口和购买力角度而言,粮价上涨造成了更多人买不起粮,然后产生粮食危机,导致更多人需要救助。因此,是粮食价格上涨加重了粮食危机,而非粮食危机引发了粮价上涨。”赵金厚指出。

下一步,粮价总体上是稳中有升的。因此,从产业链角度看,粮价上涨对其下游是不友好的,包括饲料食品加工、食品制造、养殖等,都存在成本上升问题。除非能够转嫁相关成本,否则其盈利能力是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压缩的。

“而对于种子行业,一个重要利好逻辑就是粮价上涨。因为在A股市场,粮食种植的相关标的不多,种子板块是天然的受益者。”赵金厚说。

不过,赵金厚同时强调,粮价上涨对种子板块的利好,仍需要辩证的看待。

“一方面,是随着粮价上涨,粮食种植的积极性提高,播种面积增加,带来种子的需求增长。但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的种子公司主要业务多属于外包型,即模式是把自种地承包下来,每亩给农民相应的资金让其进行种植。因此,粮价上涨中,农民对收益会有新的要求的更多的费用。这对种子企业而言,宏观上需求有了增长,但自种成本也会增加。”赵金厚说。

赵金厚进一步指出,目前转基因政策将对于种植产业的格局带来较大影响,特别是对种子板块,带来的更是行业性重大变化。

“目前,转基因种子主要分两类,一是抗虫型,二是抗除草型。抗虫可以节省农药等成本,间接增加产量。抗除草剂则增加除草效率。”赵金厚说。

赵金厚表示,科技的进步,改变了种植业的整体生产方式、生产模式。因此,转基因对种子行业的升级换代变化中,行业集中度将向更有科研实力的种子公司倾斜,其竞争力和市占率有望得到进一步的适度提升。

猪价上涨主要受供给端影响,下一步猪价适度整理后,仍将继续向上抬升

猪价方面,赵金厚表示,猪价周期的判断,一是市场关注的热点。而生猪养殖领域近几年的最大影响因素,就是非洲猪瘟。

“从2008年11月零星出现,到2019年上半年全面发散,直接导致了随后猪肉的紧缺。随后,行业开始快速恢复。演化到去年6月份,行业开始去产能。”赵金厚表示。

赵金厚指出,对生猪养殖和猪价,可以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待。

“首先,猪价和粮价一样,供求决定了价格。当然,由于猪既可以压栏也可以提前销售,因此猪价演变中多了屠宰和养殖的博弈。”赵金厚表示。

赵金厚指出,总的来说,猪价波动实际上对供给的波动最敏感。具体到本轮波动上,一方面,是随着非洲猪瘟疫情2019年出现全国性的蔓延,整个生猪产能出现急剧减少。另一方面,是随着猪价上涨,国家采取措施来鼓励养殖,到了2021年6月,能繁母猪存栏量达到高位,行业开始去产能。

当前,猪价的上涨,主要是三方面因素影响所致。首先,便是供给端,去年能繁母猪减少的效应开始传导,今年一月份,仔猪的出生量开始减少。进而传导到目前商品猪的出栏量环比也下了一个台阶。

“其次,是销售端,一季度生猪出栏量还是很高的。但由于春节前市场预期猪价要跌,便造成了阶段性猪肉供给的减少。叠加国家收储,虽然量不大,但进一步减少了供给。”赵金厚指出。

赵金厚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生猪养殖企业和养殖户看好短期,就会惜售和压栏,便导致了供给的减少。猪价在这样的博弈中,也就出现了“一天一个价”。

“接下来,无论是压栏还是惜售,总是要销售的。未来随着天气转凉,消费的增加将拉动猪肉需求,而出栏量的回升还需要时间。因此,当前猪价提前上涨后,未来或出现适度整理。但整理之后,价格会继续向上抬升。同时,压栏和惜售影响下,抬升的节奏将是不均衡的。”赵金厚判断。

主动去产能接近尾声

去产能方面,赵金厚表示,5月份生猪养殖板块的去产能逻辑有一些低于预期,主要是两方面因素影响所致。

“一方面,是因为生猪养殖的投资融资额度都很大,且现代化猪场的数字化、智能化程度要求非常高,这方面的产能不像散养一样能够随随便便地退出。因此,这些产能增加起码要到今年年底。”赵金厚说。

另一方面,赵金厚指出,2020年国内进口种猪创下了历史新高,并陆续投入到了生产环节。因此,从仔猪的保障层面讲,产能也是在升级的。

“今年5月份以后,能繁母猪存栏量已不再下降,可以说,企业主动去产能接近了尾声。”赵金厚表示。

猪价回升和盈利改善是确定性预期,未来猪价波动幅度将适当平滑

生猪养殖板块的投资方面,赵金厚认为,今后将不能完全按周期的逻辑,来进行相关投资。

“目前,很多生猪养殖企业,都在做产业链的延伸,终端或就是食品公司。因此,产业链环节将不会出现很大的隔离,互相之间的博弈,也会变少。”赵金厚指出。

赵金厚进一步指出,随着一些大型生猪养殖企业的崛起,在行业资本、技术密集型程度越来越高背景中,新公司进入龙头梯队,难度将越来越大。

“因此,生猪养殖在这一轮资本化、规模化进程中,实现跳跃化发展后,未来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猪价的波动幅度,也将适当的平滑。”赵金厚表示。

总的来说,生猪养殖板块中的猪价持续回升和盈利改善,是一个确定性的预期。对2022年生猪养殖板块,整体上是看好的。

宠物食品赛道前景较好但竞争激烈,鸡肉、鳗鱼养殖等有望出现恢复性回升

投资方面,赵金厚表示,今年是申万宏源研究所创立的30周年,得益于多年来积累的深厚研究功底、品牌优势以及坚持与客户建立长期互信关系,目前已拥有超300人的证券研究服务团队,研究覆盖了900家海内外上市公司。

“在多个研究领域内,申万宏源研究所都建成一套全周期的人才培养体系,包含全系列人才发展纲要、全面的培训课程框架、分阶段培养项目、带教体系,配套的人才发展保障制度以及能上能下的竞争机制,夯实团队可持续发展根基,为行业培养了诸多投研专业型人才。”赵金厚说。

就农业的细分领域而言,赵金厚指出,不可否认,宠物食品这两年是一个比较好的赛道,存在庞大的消费量和市场空间,不过竞争也比较激烈。

“目前,宠物食品行业方面,还没有绝对的龙头。未来,产业基础比较好,原来有海外出口业务支撑支持的相关企业,竞争优势有望进一步突出。而完全靠资本打造的营销品牌,如果没有后续资金支持,大概率将出清退出。”赵金厚表示。

同时,赵金厚指出,鸡肉价格在低迷了较长时间后,也有望出现恢复性地回升。同时,鳗鱼养殖也值得关注。

“此外,转基因种子的推广,动物疫苗中新型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这些对行业将产生重大变化的事件进程,也蕴含着一定的投资机会。”

赵金厚(执业资格编号:A0230511040007)主要观点依据报告:《聚焦:价格上涨驱动业绩增长——农林牧渔行业2022年中期投资策略》,2022年6月30日

点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