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tos

A responsible theme for WordPress

视频|什么迷惑行为?垃圾站里住人 却搭了违建堆垃圾

经过一场疫情,不少人开始感叹“远亲不如近邻”,在普陀区万里雅筑小区里,原本素不相识的邻居们拉近关系后发现,大家都有一个诉求,就是让小区东南角公共绿地上堆放的大量垃圾消失。

《视频|什么迷惑行为?垃圾站里住人 却搭了违建堆垃圾》

原来,从2020年起,这个小区的公共绿地里逐渐出现了一个垃圾堆,两年来,绿地不断被侵占,垃圾堆总面积达到近200平方米。疫情期间,垃圾越堆越高,一度堆到了2层楼的高度。

而让居民们疑惑的是,小区内明明已经设有三个生活垃圾投放点,小区外还有一个两网融合的垃圾回收站,并不存在生活垃圾无处可扔的问题。为什么还要囤积那么多垃圾在绿地上呢?

今年6月,经过居民们的投诉,外围的垃圾开始逐步清走,然而此时高层居民才发现,在垃圾、树叶的遮挡下,垃圾堆的深处,竟然还藏着一个建筑物。

穿过一大堆垃圾进入屋内查看,只见整体建筑约有一墙高,主体为木结构,表面覆盖着一层草皮“吉利服”,里面几乎堆满了垃圾,仅有一条供人通行的小道。近百平米的屋子里,成堆的废纸板、纸箱,成袋的生活垃圾和不少杂物随意堆放。而在显眼处,还有一个接线板直接从屋顶垂落下来,这一切显然充满了消防隐患,居民们为此深感担忧。

《视频|什么迷惑行为?垃圾站里住人 却搭了违建堆垃圾》

那么,是谁允许这个违建搭起来了呢?居民们为此找到业委会,谁知,业委会主任却说,违建屋搭在这里是“合理的”,是为了装小区的大件垃圾。这可让居民们既无语又愤怒。在他们看来,这个堆放垃圾的屋子在搭建时,一、没有征询过业主的意见,二、没有经过业主大会表决,三、里面装的根本也不是什么大件垃圾呀?!

更离谱的事还在后面,当居民们彻底查看了整个违建后,这才发现,这违建的背后竟然另有乾坤。推开垃圾棚的后门,右侧是小区旁边的一个关闭已久的正规垃圾处理站,透过窗户,能看到垃圾站里安装了燃气热水器、空调和一些生活用品,晚上还时常亮着灯,为了一探究竟,两位居民决定进行一次夜访,发现还真的有物业的保洁人员住在里面!

原来,这个垃圾站点被改建成了前后两部分,由一堵墙分隔开,沿街的正门几乎常年关闭,哪怕是偶尔开放时,从外往里看就是正规垃圾处理站的样子,看不出任何端倪。而那扇后门连通的另一半空间,就是小区物业部分保洁人员居住的地方。对于这一发现,业主们完全无法接受,因为之前的多次交涉当中,物业、业委会都告诉他们,这个正规垃圾站点,万里雅筑小区是无权使用的。

在与业委会多次沟通无效的情况下,居民们无奈之下只好向《法治特勤组》栏目求助,同时也向城管部门进行了举报。所幸的是,6月9月,普陀区城管执法大队万里街道中队经过现场取证后认定,这处堆满了垃圾的建筑确实属于违建,不仅如此,垃圾房的那扇私开的后门,也构成违建。

《视频|什么迷惑行为?垃圾站里住人 却搭了违建堆垃圾》

违建是拆了,为了防止死灰复燃,还要解决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这个正规垃圾站到底能不能用呢?特勤员走访了普陀区绿容局,了解到这个垃圾房的产权和使用权确实归属普陀区绿容局。不过从2019年后,绿容局就把垃圾房的使用权和管理权移交给了街道。

而街道和居委的工作人员则表示,这个垃圾站能否投入使用,特别是能不能用作投放大件垃圾“还需研究”。

一个垃圾处理站,使用权从区绿容局转移到街道,似乎挺简单;物业把垃圾站挪作他用,让人住进去似乎也挺简单,怎么到了居民这里,想要恢复垃圾清运站的功能,把垃圾放进去就那么难哪?小区的治理需要业主、业委、物业、居委的共同努力,更需要主管部门跨前一步,急居民所急,想居民所想,而不是找各种理由来设置障碍。关于此事的进展,《法治特勤组》仍将继续关注。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赵沁蓝 编辑:老徐)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